kirkir

只是想默默拉个票

呀吼,这里是画完画后彻底咸鱼了的白队的小K,经历了万般挣扎的我终于把图给上传了,😁😂😂,求看到的大家给个💕呗。白队的大家的作品都很棒哦!还在犹豫什么,伸出你的小手,在食指用力按在白队大家作品下方的小心心上吧!然后也给辛苦了的红白两队的小姐姐们(呃,有小哥哥吗?)说声谢谢,让月歌迷们看到了很多优秀作品!

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我把画留到现在才上交,对不起 @何以解悠。 还有白队的其他人。这幅画是以我以前妄想症发作时的一个场面为基础画的,太渣了就请口下留情。

emmmmmm,用水彩画了一个新年贺图,顿时觉得自己太渣了,没有了板子的我想哭。

啊,之前报了一个友谊赛,突然觉得当初我是不是一个脑残,我一个画渣是在找虐吗? @大雪過後天晴💕 没有嫌弃我真是天使啊!队长 @何以解悠。 对不起!我要拖后腿了!总之,请多多指较!(korr:喂喂,人家不虐你就算不错了!)白队加油!〖请自行脑补白色的衣服和黑发〗

聖誕节什麼的必须要搞事情!1

“驱桑,终于要到了呢!”“嗯!终于,還有五秒了!”
“5!”“4!”“3!”“2!”“1!”
“Merry Christmas!”
年少组的两人瞬间从沙发上蹦起来,几乎以每秒五米的速度向公共房间的圣诞树奔去。
“早上好,驱,还有恋。”
听见两人在圣诞树前刹车的声音,葵笑了笑,端着做好的巧克力布丁和可可走进了房间。“今年圣诞老人送的礼物可能会有些不可思议呢,之前碰到隼桑的时候他有和我说起过。”
“啊,驱桑,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不太想拆礼物了。”
“嘛,今年扮圣诞老人的是隼桑吗?这么一说总觉得这些礼物都有些危险呐,不过应该没⋯没关系的吧?大概⋯⋯”
年少组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吞了口口水,脸上的笑容有些抽搐。
“总之还是等大家都到了再说吧。”
葵苦笑也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的礼物盒,想想之前隼桑网购回来的那些东西,他再也不想感受那任人支配的感觉了!
“呦,葵酱!”
此时隔着一扇门,一道赋有磁性却又有些口齿不清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“一大早就那么热闹,怎么了?”红发的青年将微微合上的门推开,打了一个哈欠和房间内的三个打了招呼,“早上好!”
“嗯,早上好,阳。怎么今天起得那么早?”葵转头和阳道好。
“夜昨晚和我约好了要一起去买做蛋糕的东西。”
“这样啊,那能不能也带上我,正好我也有东西想要买?”
“行啊!嗯?那边两个怎么了,愣在那里?”阳移开目光见呆在礼物前发呆的驱和恋,有些好奇地走去。
“呦,今年是谁送的礼物啊?这么用心,始桑吗?”说着手便伸向烫金印了他英文名字的礼盒。
“干嘛啊?”这时另一只手抓住了他即将扯开礼物上礼带的手。
“今年送礼物的人是隼桑⋯”恋脸色凝重地盯着阳。
“⋯⋯”阳顿时愣了下来,把手慢慢抽了回来,“昨天路过他房间的时候我好像从门缝里看见他在上网⋯⋯”
听见这句话其余三人瞬间都直起背,脸色难看。
“早上好!真是罕见呢,恋和阳都起得那么早。”说话间,郁拉着泪进了公共房间,十分元气地和大家打了招呼。
“嗯,早上好。”泪手里抱着大和有些迷茫附合着。
“啊,早上好。”“早上好啊⋯”大家都强撑着笑容,勉强回应着两人。
“你们的表情好僵硬啊,是隼桑送的礼物的原因吗?”郁好像想到了什么,有些心有余悸地说:“过来的时候海桑有和我们说今天的礼物虽然会有些奇怪,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”

生日快乐若叶酱!为了给wakaba庆生第一次画了若叶,脚⋯不要介意,衣服的话是试着和原来黑白相反上的色,顺便再附赠上一张偏女性的夜君。

发布一个连文~

momo养的蘑菇:

主题为生病梗,主要为搭档cp,已招满六个人所以准备开写了!~
主要内容为:一方生病,另一方照顾,病好后,另一方生病,这一方照顾。比如:始春,始生病,春照顾,始病好后,春生病,始照顾。
不一定会写的很长,大家一起加油吧!
这个是顺序:
1,始春:@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 
2,海隼:krikri
3,郁泪:@momo养的蘑菇 
4,新葵:korr
5,恋驱:@蓝稀月 
6,阳夜:@牧辰弥的弥是云雀恭弥的弥 
两个星期内交文,每人间隔两星期哦!大家加油!

努力地画完了自认为勉强看得过去的生贺图2号,上一张实在有点崩。